case

没有一个特色小镇是完全规划出来的!

作者: 凯发旅游 发布时间: 2017-05-23 浏览次数:

“马云的阿里巴巴在美国成功上市后,其团队拥有近200亿美金市值的股份。当时杭州市政府就很着急,阿里巴巴这些1000多人的中层骨干忽然成为千万富翁,现金千万以上。而其中有700多人想要自主创业。这些人如果离开杭州去别的地方怎么办?”
    “市政府就召集我们这些老市长开会,我给他出了个主意,赶快在阿里巴巴总部周边搞几个小镇,搞成孵化器,免费提供两年的创业空间。最后,搞了云栖等小镇,把阿里巴巴总部给 ‘包围’起来。据说,700多个创业者大概大部分都留下来了。有地方是‘关门打狗’,杭州‘关门留产’。”
    2017年3月24日,仕途起步于浙江的国务院参事、住建部原副部长仇保兴在北京举行的中国新型城镇化发高峰论坛上发表主旨演讲时,再次提到现在风靡全国的特色小镇发轫之初的故事。
    中国新型城镇化发展高峰论坛由《财经国家周刊举办,国家高端智库瞭望智库提供智力支持。 

论坛上,包括国务院参事室、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等官方智库的仇保兴、郑新立,以及来自政府、高校等单位的专家学者和企业界人士,围绕着特色小镇的可持续发展动力、政府在特色小镇建设中的定位等话题深入沟通。
因而,曾在如今已经成为中国特色小镇标杆的浙江省工作过的国务院智囊仇保兴的主旨发言,引起了与会各方的高度关注。

 

“发展特色小镇要简政放权”

 

国内的特色小镇缘起于浙江,浙江把建设特色小镇作为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新路径,为新型城镇化提供来新样板,树立了新标杆。2015年底以来,随着中央领导的系列批示指示,以及国家各部委层设计的推进,特色小镇与小城镇建设得到了全面推进,从浙江走向全国。 而浙江的小镇布局则发轫于杭州,习近平总书记曾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讲话时一一点到过杭州的梦想小镇、云栖小镇。
    作为浙江省走出来的高级领导干部,仇保兴曾担任过乐清县委书记、金华市委书记等职务,1999年至2001年间还曾担任过杭州市长。
    仇保兴在上述论坛上介绍说, 特色小镇的经济组织呈现出非常复杂的结构,这种结构是主体的变异性、主动适应性和相互作用,“这是很难设计的,谁要是对我们的小镇产业从头到尾来一个设计,那是一种迷信,是不可能的。浙江省600多个原来的建制镇演变成为特色小镇,没有一个是正式规划出来的,我用18年的工作经历来证明这一点,将来也是不可规划的。”
    2016年,住建部、国家发改委、财政部三部委联合发布《关于开展特色小镇培育工作的通知》,提出到2020年培育1000个特色小镇,引领带动全国小城镇建设。此后,住建部公布了127个第一批中国特色小镇名单,覆盖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

针对政府在特色小镇建设中的定位,仇保兴表示,政府管理小镇,首要的工作是要防止一哄而上;政府要激励企业去创立小镇,而不是取代,更不能取代企业家的功能;政府对小镇应该是简政放权,而不能专权繁政;政府应该是为小镇护航,排除一些利益集团和旧体制的干扰,而不是包办取代;政府要对小城镇科学评估,在此基础上再行奖励,而不能刮风。
    “我现在最怕的是,特色小镇有中央领导的批示,浙江有经验,不管什么都是特色小镇,泥沙俱下,结果把名声毁了。”仇保兴说,建设1000个特色小镇,至少要用1000个以上企业的力量自上而下涌动来推动特色小镇的诞生和发展。
    仇保兴还通过对比东北与浙江、广东的方式阐述了特色小镇建设的动力问题。他说,东北不少老百姓都跟着政府走、跟着大企业跑,是“火车头”模式,而浙江为什么能诞生那么多特色小镇呢?因为浙江老百姓很早就开始自己走四方赚钱,民营经济发达,市场主体活跃。 

譬如,机器人、数控机床都是东北具有长期传统优势的企业,都是国家投资的。”仇保兴举例说,但这些企业很多优秀的技术人员跳出来之后,并没有留在当地办厂,而是跑到了南方去,现在最有效率的数控机床都在南方,而且都以特色小镇的名义兴起。

“东北很少能产生特色小镇,但我希望以后能兴起很多。”仇保兴说。

 

特色小镇应避免“房地产化”

 

在这次论坛上,特色小镇建设应该避免“房地产化”倾向、“不要把特色小镇搞成房地产”是大多数与会人士的共识。但特色小镇布局布点位置以及房地产在特色小镇商业模式中拥有什么地位等问题也引发了一些思想的“碰撞”。
    譬如,国家开发银行金融公司副总裁左坤认为,“特色小镇一定要包括房地产,只不过它是超越了房地产,它范围更广、内涵更多,它一定要靠居住、物业,才能形成一个完整商业模式的闭环,否则这个商业模式就不成立,谁来投资谁来回钱呢?”
    作为金融机构,城镇开发是国开金融核心的业务领域。左坤表示,“对城镇化建设以及特色小镇建设面临的一系列困难,我们的感受尤为深刻。这些困难中,钱毫无疑问是非常核心的困难之一。”
    左坤的逻辑是,中国现在已经进入到一个资本过剩的时代,只要项目足够好,其实根本不缺钱。那么为何还要讨论钱和特色小镇建设的关系呢?这是因为,在这个时点上,从资金安全和收益这两个角度看,目前还没有多少金融机构敢去投特色小镇的项目。 

“这是因为,现在特色小镇赶上来一个特殊时机,就是中国房地产发展到今天,在一些城市里的房子都面临压力,那么离大城市有相当距离的地方,房子怎么卖呢?现在有一种观点

‘不要把特色小镇搞成房地产’,那么我们进一步讲,即便搞成房地产都很难搞,因为卖不出去啊。”
    由此,左坤建议,在特色小镇建设中,国家层面应该对参与特色小镇建设的市场主体加大金融等政策支持力度,以解决特色小镇可持续发展所面临资金的问题,让“长钱”、“大钱”介入。
    事实上,在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中央政策研究室原副主任郑新立看来,特色小镇的房子卖不出去似乎不成问题。
    郑新立认为,“特色小镇的布点要优先选择在大城市、特大城市周边一小时生活圈内,接受城市二三产业的扩散、辐射和带动,一定要形成大中小城市合理布局城市群。”而当下,大城市周边一小时生活圈内的房地产市场也相当火热。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郑新立关于特色小镇布局在一线城市周边的观点得到了地产商碧桂园的实际行动支持。碧桂园集团助理总裁、产城发展事业部总经理向俊在论坛上表示,“碧桂园的目标很坚定,几乎只在一线城市周边做,最多二线城市,集团不会到很偏远的地方做。”在发言中,针对各地特色小镇建设热潮,郑新立还着重强调了产业的重要性。
    “小城镇建设要坚持从实际情况出发,围绕一个核心产业和产品,要吸引相关的产品和科研机构进入,通过分工协作,技术创新和经营模式的创新,努力做到全国第一、世界领先,要避免千镇一面、‘东施效颦’,要选择具有一定优势的企业、产业和产品,通过特色小镇建设,扶持于更好的配套条件和更大的发展空间,从而创造出新的竞争优势。”郑新立说。
    在特色小镇建设模式以及“钱”的问题上,郑新立以及财政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中心副主任韩斌都提到了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通过财政基金的引导吸引民间资金进入特色小镇建设

 

上一篇:发展民族特色旅游商品的难题 下一篇:失败的例子越来越多,特色小镇怎么建才算好